郭碧婷在向佐面前谈初恋,网友猜是陈柏霖?但这对CP反倒稳了

作者: 分类: 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7-31 10:50

原标题:郭碧婷在向佐面前谈初恋,网友猜是陈柏霖?但这对CP反倒稳了

论娱乐圈毫无求生欲CP组合,郭碧婷向佐敢认第二,怕是没人敢认第一。

他俩的正名之战是最新一期《我家小两口》,向佐在节目中问及郭碧婷有没有特别的爱情故事,郭碧婷坦言“我和我初恋认识很久了,可以算青梅竹马”。坐在观察室里的向太赶紧出来打圆场。

而就在之间的节目里,直男向佐刚刚向郭碧婷深情回忆了自己羞涩的初恋往事,说当年太胖,都只敢远远望着自己的女神,还说前女友要结婚了。郭碧婷反应很真实,说“所以你们还有联系”。

展开全文

郭碧婷自己说故事的时候就预测,节目播出后可能网民要找出前男友是谁了。女神真是低估了网友的求知欲。实际上节目没结束就有很多网友找出了前男友头号怀疑对象:陈柏霖。

其实很长时间以来,大家对这对CP的未来一直是将信将疑,上档节目播出的时候有人说是综艺情侣,结果后来他俩订婚了。前几期节目播出后,网民又说向佐肯定是爱郭碧婷的,但郭碧婷爱不爱向佐就不知道了。

但现在我要说的反倒是:这对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CP,稳了。

郭碧婷向佐这是毫无求生欲谈前任大battle吗

向佐这场毫无求生欲表演真的是看过一遍不敢再看第二遍:

别误会,没有不喜欢向佐的意思,反倒是越来越好奇,到底是怎样的豪门教育,将一位豪门贵公子教得如此不 “油腻”,也是很神奇了。

最新一期在节目是向佐和郭碧婷带着小狗去逛街,向佐则表示要带郭碧婷去一个特殊的地方,大家以为他又要带郭碧婷去自己上学的地方,毕竟这种综艺套路大家看得多了。

谁知道向佐是一个脑洞清奇的男孩纸。

直接把郭碧婷带到了初恋居住的地方,还讲了自己的纯美初恋故事。

郭碧婷还试探性的问他这个女孩是不是还住在这,结果向佐毫无惧色地表示,“她还住在这,但是她快结婚了”。

郭碧婷听完马上用手掐了向佐的胳膊一下问——“她现在快要结婚,你们还是朋友啊?”

向佐再怎么直男这时候也发现不对了,感情补锅说当时自己还是个小胖子,只是每天远远的看着那个女孩,因为怕被女孩的拒绝。

呃呃呃,这是纯情胖男孩少年励志偶像剧?

向佐这一段回忆往事可信度相当高,因为他少年时代相当胖,后来变成这个亚子,连邓超都感叹过的。

重点是这个故事还很唯美,透着日系爱情剧求而不得的纯情与苦闷。

总之这段向佐的表现真是一本毫无求生欲直男教科书,每句话都在挑战底线,一直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,向太在后台脸都笑成了一朵花,满脸都在说我的傻儿子怎么这么可爱呀。

我还以为毫无求生欲表演到这里就结束了,谁知道接下来才是高潮。

到了两个人吃饭的时候,又轮到郭碧婷回忆初恋了。

先是向佐问她有什么特别的爱情故事吗?

结果郭碧婷若无其事的表示“我觉得我跟我初恋认识很久了”。然后说是在上初中时认识了初恋,当时第一次见面时对方穿了一条红色的牛仔裤,就此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接下来两个人的故事充满了偶像剧式的巧合,上学时遇到了,一次参加比赛时郭碧婷又一次遇到了,因为当时对方是小有名气的模特,担任的是比赛评委,所以大家以后不要嘲笑国产偶像剧巧合太多了呀,这都是有生活基础的好不好。

这一段郭碧婷说的是云淡风轻,向佐的表情一直很淡定,但整个人的动作表情一直在出卖他,眉头紧锁、表情凝重、惊到掉饭、失态,假装被烫到掩饰自己,真柠檬酸本酸了。

好在接下来郭碧婷就讲到了分手段落。

分手理由也很好笑,因为“他换了摩托车,来车站接我的时候,我觉得很恐怖就没有坐,后来没联系就分手了”,向佐听后和吃瓜群众一样都是惊呆的表情。

但更要命的是后面这句,郭碧婷说跟前男友:“到现在都还是朋友,我们都会联系。”

还说初恋一起玩, 因为大家还是朋友 但初恋一直催她赶快回家,主要是怕被向佐打哈哈哈哈。

一直到这里向佐才心情转好开始放声大笑。

这段毫无求生欲大赛到底谁赢了呢?大概,也是势均力敌吧。

虽然求生欲都不强,但很多人说两个人八杆子打不着的这对,现在看反倒越来越有默契了,说起和前任的故事都是毫无保留的样子,看得出彼此都相互信任,性格也都有大剌剌的部分,所以才能淡定各自躲过一劫。

但看完还是有点后怕,刚谈恋爱的年轻人就别这么勇敢了吧......

在现任面前谈前任,毕竟永远是高危工作啊,谨慎永远是第一位的。

郭碧婷前男友是不是陈柏霖,这件事重要吗?

节目中郭碧婷已经说这下大家要去找前男友是谁了,网友果然掀起了一场前男友寻人大赛。

一般来说郭碧婷的绯闻男友会有以下几个:

一是凭借“是你的益达”成名后,她和高以翔合拍过海飞丝的广告的机会,据说有过一段情,但很快就结束了。

还有一群CP粉,粉的是她和姜潮在郭敬明导演的《小时代》系列里的情侣组合。在戏中,两个人是互虐地很惨烈了,于是网友忍不住牵起了现实中的红线,姜潮还在微博上晒出过与郭碧婷的情侣照。

但这段感情更像是营业情侣吧,后来两人就没什么互动了。

类似的绯闻还有和韩星李敏镐一起合作过微电影《一线钟情》。她向记者表示:"怎么会有像李敏镐这么完美的男人呢?",李敏镐也称赞郭碧婷是自己的理想型,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。

真正被网友集中锁定的还是陈柏霖。

2013年9月,陈柏霖被媒体拍到过和郭碧婷一起带小狗去医院,随后还去喝咖啡聊天,看起来举止也是很暧昧了。

最主要陈柏霖和郭碧婷一样来自台湾,也是模特出道,年龄也只相差一岁,而且他还真的穿过红色牛仔裤。

后来两个人私底下有交集,郭碧婷还曾经当过陈柏霖MV的女主角。所以这位前男友到底是不是陈柏霖呢?

但无论是不是,这都是过去式了吧。

看现在郭碧婷和向佐真是越来越甜。

两人走进一家零食店,郭碧婷试吃话梅说要买。向佐听到之后说,很多怀孕的人都是来这买东西,郭碧婷立刻瞪了他一眼说:“我没有怀孕。” 向佐马上吓得闭嘴了。

两人站在一起吃雪糕,郭碧婷看着向佐的雪糕就抢,向佐乖乖把雪糕奉上。

聊起向佐小时候的模样,郭碧婷主动对向佐说道:“你都没有像人家小时候一样是‘瘦皮猴’,你不觉得‘瘦皮猴’看起来瘦瘦的,很可爱吗?”向佐说:“你不觉得肉肉的像个小猪很可爱吗?我爸特别爱胖子”。

随后郭碧婷竟然猝不及防地撒狗粮了,说:“那要是以后我们生小孩,没有把小孩喂得这么胖会不会被骂?”向佐的表情就是暗自爽到爆,还一脸淡定表示:“我们可以平衡一下。”

分手后该不该和前任做朋友,向太的爱情就是最好的说明

这期节目当然也激发了网友热议,焦点是:分手后该不该和前任继续做朋友。

毕竟大多数的人在分手后与前任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,特别是在彼此展开新的感情后,前任就成了一大“禁忌”,能不提就不提。

但郭碧婷向佐不但提了,言谈中的初恋往事还充满着青春的美好或搞笑。

或许可以换个角度来想,是什么决定了郭碧婷向佐可以在一起?

不光是感情,也是人生状态的契合和双向选择。既然两个人选定了彼此,如何对待前任就是各自的选择。

至于能不能和前任做朋友,向太就是做好的证明。

在节目中,向太坦言,她老公向华强的第一个女朋友,到后来的女朋友,甚至到他的前妻,如今都跟她是非常好的朋友,毕竟谁没有个过去,她只要做向华强最后一个就可以了。

维嘉当时就惊了,说向太这得是多大方啊!

但在我看来这才是成年人成熟面对感情的态度。

向华强和向太陈岚,原本应该是演艺圈危险的妻吧,一方事业有成,一方身材不再。

但当年是倒过来的,向华强一开始事业不顺,而向太年轻时是站在关之琳旁边也毫不逊色的大美人。

两个人也真是天生一对,向太对向华强是一见钟情,而向华强呢,虽然有过婚姻,但还是忍不住向向太靠近。

向华强对理想伴侣的想象是:性格强且通情达理,会办事,会做人,才是厉害。

陈岚当年简直像是从她的另一半模板里长出来的。剩下的故事不难想象。

别人说共患难易,同富贵难。他们却是共完患难共富贵。

向华强曾与太向保证,要做一个跟任何女明星没有绯闻传闻的老板。

许多年后接受采访,向华强说,年轻人说什么山盟海誓都(是)假的我慢慢经过慢慢感觉 (两人相处)越来越OK 这个向太胖了,也OK 怎么办,你就是离不开她。

被人眼里生病长胖的向太不美了,可在向华强眼里,胖胖的向太却很可爱,越来越可爱。

两个人一个会说:娶到她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气。一个说:我自己不枉此生,我没挑错人。

向华强回忆起向太患了脑瘤做开颅手术,算是少有的铁汉柔情时刻,停顿了许久说:不敢想象,如果没有了她怎么办。

这是用一生演绎的动人情话。

这样的爱情真是坚固,管它什么前男友前女友显然都是空气,他们爱他们的就好。

上一代尘埃落定了,向太又成为了郭碧婷和向佐的神助攻。从一开始就是迷妹婆婆,日常就是碧婷三连:碧婷好甜哦,碧婷好漂亮,我好喜欢碧婷哦。

喜欢到真的要给郭碧婷买地,让她来养她那些宠物。

这个婆婆真的很特别,但在很多观众眼里,郭碧婷和向佐并不般配。

一个不乏传说的漂亮女明星,一个励志逆袭的豪门富二代,算不上门当户对。

可爱情这件事,配不配,从来没有对不对重要。

向佐的家教很好,待人处事总是礼貌谦逊,并没有沾染上一点点富二代的恶习,而郭碧婷就是被培养地很好的公主,这两个人现在也是越来越甜了。

将来两个人会有翔太和向华强那种____的彼此信任吗?

看着节目里两代人的爱情,想说爱情和婚姻其实都是自我成长的一部分,好的爱情需要相互平衡和势均力敌才长久,这其中包括生活价值观一致,双方能彼此兼容对方,也包括心态上放松,不会被一个前女友前男友搞得方寸大乱。

每个人都有过去,但爱就是彼此放心,相互成长、成全,才能换来许多年的携手同行,风雨与共。

真爱也不仅仅是用一个“甜”字就能形容得尽的,这其中更有咸酸苦辣。所以才变得更醇厚、绵长,也更值得。

若是郭碧婷向佐能像向华强向太那样去爱,这对CP当然是稳了,管它郭碧婷的前任是不是陈柏霖,早已不重要。